爱国主义,地缘政治和韩流

a5d044a54509ad488a0fb851ecf9fce6.jpeg

最近有一句话在盲目崇西的公知们中间非常火:爱国主义是流氓最后的庇护所。他们说这是卢梭说的,仿佛要为这句话加上十万分火力似的。其实这句话是英国的一个爱国文人塞缪尔·约翰逊 说的。

公知有言,爱国心当舍,因爱国心生瞋恨,放不下中国人这个念想,就做不了人。

爱国主义竟沦落成了一个贬义词,遭此厄运的除了爱国主义,还有民族主义等等。爱国成了流氓的标签,真正让人无语。

虽然乱砸自己同胞日本车的家伙很可耻,虽然爱国心有瞋心者,但愚学所倡爱国心,乃慈悲心,菩提心。

愚学之爱国心乃依文殊师利所发十大愿:

一、愿华夏子民不再受战火,颠沛流离,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之苦。

二,愿华夏子民不再互生毁谤,嗔恚,刑害,怨恨之孽缘,不能得解,愿共我有缘,令发菩提之心。

三,若有众生轻慢于我,疑虑于我,枉压于我,狂妄于我,毁谤三宝,憎嫉贤良,欺凌一切,常生不善,愿共我有缘,令发菩提之心。

四,若有众生贱我,薄我惭我愧我,敬重于我,不敬于我,悉愿共我有缘,令发菩提之心。

五,若有众生常杀生命,卖肉取财。如此之心者,永失人身,不相舍离。对报如是令发菩提之心,若有他人取我财物,我施财物,所得财物及不得者,愿共我有缘,令发菩提之心。

六,若有众生供养我者,我供养他者,听受我教,我受他教,同行同业,愿共我有缘,令发菩提之心。

七,若有众生,广造诸恶,堕于地狱,无有出期,愿共我有缘,令发菩提之心。

八,若有众生纵恣身心我慢贡高,故于我法中污泥佛法,一切诸罪,死堕阿鼻入诸地狱,从地狱出轮回六趣,入生死海,诸趣恶道,愿共有缘,同业同道随缘变化,当以救之,令得出离,愿共我有缘,发菩提心求无上道。

九,若有众生当于我法,若我有缘,若我无缘,同我大愿,我以大愿,以圣性力加持有情,令罪垢消减得入菩提,诸佛圣果。

十,愿华夏子民,东瀛子民,东西南北子民,不再彼此征伐,枉造生灵涂炭,怨恨结节之轮回,令入慈悲心海,共证极乐世界于现世。

世人皆谓佛法消极避世,其实佛陀只爲世人解脱,何曾让世人消极避世。我苦参佛意,误得金刚宗,佛学乃是“以金刚心勇猛行世间法”。

依金刚经之法安住,降服其心,无所住而生其心,即可证得金刚心。

行世间法于我而言乃是精研经济学,做好学问。做好丈夫,做好父亲,做好儿子,做好公民。

勇猛者即奋力无比之意,决不畏艰难险阻而半途废弃。

翻读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始知,自古以来,宗教传播无不赖以强大的国家机器,基督教有十字军,伊斯兰教有多位强力君主,唯佛教徒无强国护佑,任人屠杀。特别是伊斯兰教军队入侵印度,滥杀佛教徒,终令佛陀家乡灭佛。而怛逻斯战役中,唐军因败于阿拉伯帝国,终使西域佛教尽灭而转崇伊斯兰,从而埋下了今日新疆分离主义,恐怖主义的苦果。

8d725663ed7a0a3dd8e882fa73b1dbeb.png

佛教需要阿育王,莲花生大士这样金刚心的强者,若不然,在基督教霸权和伊斯兰强权的夹击之下,佛法早晚要灭于世。一想到释迦牟尼预言佛法将灭于世,从地缘政治上来讲,似同此理,莫非释祖一语成谶。念及于此,不觉泪下观乎基督教,伊斯兰教之无孔不露,佛教当需以金刚心勇猛行世间法,再空谈佛性,乐打嘴仗就只能导致灭佛了,这就是释迦牟尼预言过的末法之劫。

爱国心是菩提心,金刚心,不是垃圾股。一个民族摈弃爱国心和民族主义,就如同一个男人挥刀去势一样。不要忘了这依然是一个丛林法则盛行的世界。

从地缘上讲,其实中国眼下的中国外强中干,危机四伏,像极了安史之乱前的大唐。正如笔者在
【张成泽事件和中国地缘政治悲剧】一文中所揭示,一旦朝鲜半岛失控,中国东北必然危急。中国和统一后的大韩国未来的矛盾在国内就是汉族与朝鲜族的矛盾,这样的矛盾会激励新疆,西藏,蒙古的分裂主义者群起而攻之。再加上美国,日本,越南,菲律宾等等。牛肥架不住豺狼多。

中国四分五裂之后,不久将是基督教霸权和伊斯兰强权的世界,佛法灭绝之日可期。

若是释迦牟尼遇见亨廷顿定会引为知己。

美国人很爱国,很民族主义,日本人很爱国,很民族主义,韩国人很爱国,很民族主义,中国人爱党,爱色,爱财,爱绿卡,真爱国者罕矣。别的民族是团结的狼群,中国人是一只只孤独的肥牛。

中国恐怕是劫数难逃的。印度灭佛后,中国是释迦摩尼的希望,可这希望太脆弱了。风中烛光摇曳得多久?

爱国心是菩提心,金刚心,不是垃圾股。一个民族摈弃爱国心和民族主义,就如同一个男人挥刀去势一样。不要忘了这依然是一个丛林法则盛行的世界。

爱国主义确有被奸人利用之可能,不可不防。但也不能Throw out the baby with the bath water.爱国主义却是双刃剑,但没了这把双刃剑,一个民族就去势了,这一点韩国人最懂。中韩史学界曾就高句丽归属问题展开激烈讨论,韩国民间爆发了大规模反华运动,韩国学者说中国说高句丽是中国的,就是要阉了大韩民族,没了高句丽,大韩民族的历史就是一部女性化的臣服史。

说高句丽不属于韩国的,可以看看韩国SBS电视台在2006年至2007年间耗费400亿韩元制播的【渊盖苏文】一剧。其实高句丽事实上属不属于韩国并不重要,关键是韩国对高句丽继承权的争夺反应了其日后统一走向军事民族主义的可能以及对中国东北的领土野心。

这就和一个遗产多多的人死了,亲儿子,干儿子,八竿子打不着的假儿子,都冒出来,争当儿子孙子,为的不是认爹,而是抢遗产。而这个遗产就是满洲,东北亚。

韩国人一般不说中国东北,只说满洲,东北亚。领土争端首先不能输嘴仗,最后解决问题的就是血淋淋的家伙事。人类历史莫不皆然。

我在研究韩国对高句丽历史解读的过程中,发现李氏朝鲜的六百年历史很屈辱的,结果韩国人就和李氏朝鲜做了了断,重新用高句丽历史构建大韩民族男性化,勇武刚毅,不屈不挠,富有侵略性的民族身份认同。所谓弯着的脊梁骨直起来。

10b7aaa43252071f19de7b31d36b41d9.jpeg

(韩流席卷世界)

周融兄讲爱国主义的市场有多大 ,这一点韩国人做到了极致,这也就是韩国的三星大宇们在短短时间里能够逆袭日本征服全球的一个重大原因,其间的韩流也是大大增强了韩国的软实力。韩国人对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经济价值的纯熟掌握,全球没有一个民族可与比拟。我所怕的是韩国不会甘心这种局限于经济领域的民族主义,韩国的民族主义未来会被利用作为继承高句丽辉煌争霸东北亚的民族凝聚力引擎。朝鲜民族对民族认同感的这种矫枉过正极有可能埋下了日后与中国在东北亚争霸的隐患。套用拿破仑的一句话,朝鲜民族是东北亚沉睡的一头巨狮,而这头巨狮现在温顺的就像韩剧里的猫一样。

爱国心不能丢啊。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