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捉黄金的黑天鹅

(原文发表于【联合早报】)

看着金价在上个月崩溃的曲线犹如目睹美丽的水晶从桌边掉了下来,触目惊心。在短短两个交易日,黄金期货价格下挫15%,创下了过去33年以来最大的双交易日跌幅纪录。(如下图所示)根据1993年以来的金价五日滚动数据,4月15为止的5日金价跌幅15%在统计学上是一个7-Sigma事件(举个例子,遇上像姚明那样7′ 6″高的人才仅仅是一个6-Sigma事件)。套用个时髦说法,这是一个黑天鹅事件。

 

 

为了捕捉这只黑天鹅,我决定去购买一些现货金条,却发现很多地方都被卖断了,只能退而求其次的购买加价幅度很大的熊猫金币,不免有些缺憾。

 

 

这只美丽的黑天鹅是如何出现的呢?(如下图所示)4月12日纽约金属交易所Comex一开市就出现一股巨大的黄金卖压—总额高达340万盎司((100吨))的六月份卖出合同。这股卖压使金价下挫到了2012年的谷底位置—1540美元/盎司,在许多黄金交易员的眼里那几乎是一道无法攻克的防线。这一股冲击波之后的两小时,总额高达1000万盎司(300吨)的卖压在半小时内全部释放。400吨黄金大约是全球金矿年产量的15%,如此巨大的卖压如此密集的释放让市场措手不及,雪上加霜的是Comex紧接着把黄金期货的保证金提高了19%,许多无法补仓的多头仓位被迫平仓,黄金价格终于全面崩溃。

 

 

自1999年以来一直屹立不倒的黄金牛市被一柄来历不明的绝杀暗器重创后轰然倒地,不明就里的人们扪心自问:“杀手是谁?”我们不需要重复阴谋论的沉渣,我们只需要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如果黄金牛持续,谁的损失最大?”(如下图所示)根据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的数据,国际储金银行(bullion bank,一般是如摩根大通这般可以直接和美联储交易的一级交易商,意即大到不能倒的银行)到今年一月份前已经悄悄聚集了很大的黄金空头仓位,期货市场高度高杠杆化,一旦黄金牛市继续,国际储金银行会蒙受巨大的损失。难怪之前大到不能倒的高盛和法国兴业银行之流纷纷高调放出做空黄金的言论。行文至此,笔者忆起英国《每日电讯报》的一个报道:在1999~2002年间,戈登布朗做了一件极为蹊跷的事:以最高296美元/盎司的极低价把英国绝大多数的黄金储备给卖了。事情的缘由是这样的:1999年高盛银行的大宗商品总裁Gavyn Davies找到英国财政部,说明包括自己在内的好几家大到不能倒的银行积累了十分巨大的黄金空头头寸,如果任由黄金价格攀升的话,这几家银行极有可能资不抵债,引发全球金融体系崩溃。布朗接下来就向全世界宣布要卖黄金储备,黄金价格应声下跌。一般情况下,大规模卖黄金储备时应该低调,以免纳税人的利益受到损失,但布朗却不按理出牌,结果当然是那些大到不能倒的银行在黄金空头上大发其财。

 

 

大宗商品期货市场是个高度杠杆化的市场,过去25年的数据表明,在这个市场里只有黄金和白银在价格攀升时空头头寸敢于急剧扩张,好像他们不怕巨额亏损一样。只有央行的水才有这么深,可以源源不断地往空头仓位里加注,而且央行还可以把自己的黄金储备投入到市场,既可作为空头合同的履约标的(一般情况下只有1%左右的黄金空头合约要求履行合同),也可以打压黄金价格以帮助维持空头仓位。格林斯潘曾直言不讳:“石油期货合同交易双方几乎没有能力控制全球石油供给,黄金期货合同也是同样的道理。黄金期货大多数是场外交易,在价格攀升时,中央银行要随时准备把越来越多的黄金储备借贷出去。”而能从美联储手里借黄金的一般只有国际储金银行。

 

 

格林斯潘何出此言?美国前财政部部长劳伦斯·萨默斯在【吉布森悖论与金本位】中有个著名的论断:“在自由市场里黄金价格和真实利率是往反方向互动的。”说白了也就是黄金市场是美联储实施利率管理的重要渠道,如果黄金价格过高,美联储就将失去对利率的有效控制。另外,黄金价格过高往往反映美国的货币政策失误等宏观经济恶化的现象,这会鼓励人们放弃美元作为财富储备的主要媒介。全世界绝大多数的美元资产在全球各大央行手中–总值6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根据IMF数据,美元占全球外汇储备的比率已达15年来最低水平,(如下图所示)而与此同时全球央行开始疯狂的购买黄金,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2012年全球央行创下了自1965年以来购买黄金的最高纪录,这种趋势在未来仍将持续。如果黄金牛市继续将不可避免的加速美元丧失其储值货币霸主地位。

 

 

事已至此,如果国际储金银行来向美联储借黄金,美联储又何乐而不为呢?而国际储金银行通过期货市场和回购市场可以对黄金进行证券化(securitization)的高杠杆套利交易。这种交易规模很大,以致著名投资基金Sprott的研究发现美联储绝大部分的黄金储备已经是Gold Receivable(有点像会计上的应收账款)了,难怪他们会拒绝德国央行将存放在美国的黄金储备运回国内的请求。

 

 

动机虽明显但不能作为指控证据,但这已不重要,因为黄金黑天鹅事件只是另一件更大黑天鹅事件的影子–美元霸主地位的终结。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