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主義之殤和地緣政治的囚徒困境

近日看到凰衛視一段反省中國“民族主義”的視頻,大意如下:“與鄰為善的十年時間也是中國周邊環境日益惡化的十年,而且如何來研判中國的外交,中國老百姓普遍的認為至少相當一部分中國老百姓認為中國外交過軟,而相當一部分的國際社會尤其是西方人士認為,中國外交過硬,所以這其中其實也是一個互相認知問題,到底硬還是軟,這個度如何把握。”

認為“民族主義”雄起了才是愛國主義,而“民族主義”時下於我國就像閹雞一樣雞冠不舉,實在不足堪憂,更不值得檢討反省。

南海諸島長期被侵占,我們卻還在檢討自己是否太過”民主主義“。竊以為我們根本算不得民族主義,俄羅斯那樣真刀實槍守土衛國才是民族主義,我們頂多算是“唾沫星子民族主義”。


西方認為中國過硬,國內認為中國國軟”這句話本身就是個言之無味的偽命題,比如中美貿易爭端的時候,美國選民認為政府過軟,沒有嚴懲中國這個美國就業機會的竊賊;中國這邊卻認為美國反應過激,保護主義走過頭了。沒有必要動不動就扣上民族主義的大帽子,保護自己的利益是正常的,特別是領土利益,而且唾沫星四濺也換不來我們失去的南海島嶼。

 

(越南的“保南海”反游行)

看看人家越南是怎么民主主義的?成千上萬人自發走上街頭,高喊“打倒中國,保衛南海”的口號,無數年輕人表示願意從軍和我國血拼。今年7月,我在美國的《Business Insider》上發表了一篇捍卫中国南海主权的文章,立馬吸引了來自越南,菲律賓和印度的謾罵,還有威脅要滅了中國的仇恨郵件。在這場白熾化的激辯中從頭至尾沒有一個英文稍好的國人助我一臂。莫非中國真如西人所言除”五毛黨之外別無愛國者?!比起越南,菲律賓和印度,我們的民族主義只能與“閹雞不舉之冠”相比。我們不是要檢討我們的民族主義,而是要哀嘆如今“文天祥不復存焉”之危局。

 

有一位海外所謂民主人士寫信勸我不要寫那篇文章,說我是在幫“共產黨”大忙。我問他為什么?他說政府無力守護南海,才會加深民怨,民怨鼎沸之日便可速到。我說如果出賣主權方能獲得他所謂的民主和自由的話,我寧願馬革裹尸戰死沙場,也不要跪下來接受洋主子民主和自由的恩賞。出賣中國主權之人不是中國人,沒資格談中國的民族和自由。既然連中國人都不是,是美國人了,就他媽的別談中國的民主和自由,去談他媽美國的民主和自由。主權是不能用來做交易的!

 

和越南,菲律賓和印度的罵戰,我認識了一個很有趣的人,一個美籍越南華人Nah Ching。他告訴我他是70年代越南難民潮中的難民,有几十萬人,其中很多是越南華人,他們那個時候被越共趕到海里,成了boat people。生死由天的時候他們想到他們有一個強大的祖國中國,但他們沒有等到中國的救援。中國對於援救越南華人的被動和消極態度傷了很多海外華人的心。Nah Ching現在一般只願介紹說他是越南難民,而絕口不提他的中國血統。衕樣的事還發生在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等地,當地華人響應中國的共產主義運動,在他們所在國也企圖建立社會主義政權,結果招致了所在國政府的殘酷鎮壓。種族屠殺和種族迫害并不僅限於革命者,而系統性的覆蓋所有華人。種種暴行,曠日持久,罊竹難書。最近的一次大規模排華事件是印尼的黑色五月暴動,數千華人被殺,數千華人婦女被奸,財產損失無數,期間雅加達一日便有超過一百華人婦女被強奸。如果是美國僑民,美國的太平洋艦隊早就開過去了,即便是沒有正式軍隊的日本也派自衛隊遠涉重樣去保衛日本僑民的安全。而我們卻表示不干涉印尼內政,只是象徵性表示了一下“關注和不安”,國內沒有游行,媒體缺乏報道,就這樣白白放過了一次民族主義團結全國團結海內外華人的機會。

 

年為推翻帝制,多少南洋兒女拋家棄產為驅逐韃虜而血灑中華,抗戰時中國主戰場和中國遠徵軍白骨累累的東南亞叢林中都有無數南洋兒女為中華捐軀。這種民族主義已經永逝不返了。我現在終於理解了為什么在英國求學時聽到一個馬來西亞華僑說中文便高興地說”你也是中國人啊?”,他臉上被冒犯的表情。他名正言順的糾正我說他不是中國人,是馬來西亞人。

 

也許今后的几十年都將為我們對“東南亞華僑血淚磨難時的旁觀政策”付出慘重的代價。帝制就是華僑推翻的,華僑的力量是巨大的。東南亞華人吃苦耐勞,肯搏肯拼,是一個極為優秀的群體,如今他們在所在國的政治,經濟,文化等各方面都取得了其他族群難以望其項背的成就,如果他們依然如抗戰時那樣愛護中國,那么東南亞各國想在南海問題上孤立中國還有那么容易嗎?我們還會如此輕易地陷入地緣政治的囚徒困境嗎?

 

言要和中國血戰的菲律賓總統阿基諾就是華裔,他的爺爺奶奶也許沒有給他講多少關於“母國”的溫情故事。至少那數十萬越南華族難民一想起母國,想到的只是絕望而無助。

 

可以撒熱血保衛私下里只拿我們當槍使的朝鮮,為什么就不能保衛那些為中國革命撒過無數熱血的南洋華僑呢?他們能起到的作用和發揮的能量將遠遠大於朝鮮置美軍於國門之外千里的地理屏障作用。

韓國“海警事件”而爆性反游行)

不了南洋華僑而喪失了打破東南亞“地緣政治的囚徒困境”最重要的一支族群力量已成事實,我們不能再軟弱的保護不了自己的國民了。近日“韓國海警死亡”事件鬧得紛紛揚揚。在韓國海警有可能是被自己人誤殺,中國漁民可能沒有侵犯韓國領海的情況下,韓國就把全韓的民族主義之火擅自點燃了,仇華情緒一時高漲無兩。無理取鬧,為戰略遏制中國勢力為虎作倀不說,又反映出大韓民國對大韓國民生命之堅決護衛和我國保護自己百姓正當權益的軟弱。於中國漁民可能是一千古冤案,與東南亞和全世界則是敲響了最大分貝的“中國威脅論”警鐘。當“無理取鬧”成為“全球共識”,我們到底要讓韓國大棒子猖狂到几時。如今民族主義不需當年的船堅炮利來護衛,可用貨幣戰爭貿易戰爭等軟武器,不戰而屈人之兵。大韓民國彈丸之地,若無中國市場,三星大宇們遑論全球巨頭?!我們只消抵制韓貨,當權的韓國財閥們就會讓青瓦台乖巧起來。

我理解精英階層和當權者檢討民族主義過激的動機,因為往日民族主義往往意味炮彈,近日則大可不必,我們可以用中國的經濟實力發動軟戰爭來保衛我國的正當權益。軟戰爭是中國民族主義雄起的捷徑,不戰而屈人之兵的運籌帷幄必須從現在開始操練。不然不能守護南海和國民的政府形象將把“地緣政治的囚徒困境”放大成國內民意的曆史和沸騰,給美國人提供“等桃子熟了再下山摘桃子的良機!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